国家一级保护废物,什么都不会,只会对大卫爸爸默默痴汉的资深吹,平平无奇日常狗没有脑子………全靠爱发电……纷纷扰扰多不好,平平淡淡才是真。

【fgo以色列父子】迁就(?)

        越来越多的死魂虫朝同一个方向飞去,原本正在加速追上去的大卫却放慢了前行的速度,这让以为父亲是在体贴自己的罗曼松了口气,他宁愿被抱着走也不想被父亲拎着走,虽然大卫也不可能抱着他,但是身高差什么每次都让他觉得自己的腿会磕进土里。



       大卫的速度越来越慢,最后到了一个雾气弥漫的森林边缘停了下来时已经看不见犬夜叉等人的身影了。



       正在疑惑为什么停下来的罗曼被他突然松手放在了地上,“看来前面不通行哟。”大卫凝视着前方语重心长的说道。



       什么?听到父亲的话罗曼揉了揉眼睛朝前面看去顿时恍然大悟:“这和梅林的幻术有些像,不好!戈薇小姐他们还在里面。”



        “嗯……是啊,我们就在这里等他们吧。”与罗曼担心犬夜叉他们的安危不同,大卫很淡定的找了块石头坐下来,没有任何担心的样子。

        “可是,现在我们不因该进去去救犬夜叉他们吗?”为什么父亲还能若无其事的坐在那里休息。



        “这也是没有办法嘛!”大卫摇摇头“我的抗魔虽然有A但是幻术什么的,进去了也就很难出来了。”

        哦哦!原来是这样啊!总觉得那里怪怪的罗曼看着眼前的幻术陷入了纠结,怎么办…一旦解开这个幻术他肯定要变回那种样子…呜哇!完全不想用那种模样面对父亲,而且万一来不及变回去被犬夜叉他们发现就糟糕了。

    

       对此毫无头绪又不想掉马的罗曼问大卫 “那该怎么办啊?”



       “你知道恶魔的幻术最容易让人看见什么吗?”大卫像是平时与人闲聊一样丢出了这个问题。

         罗曼点头,这个问题对他来说再简单不过了:“最害怕,或者最想要得到的。”



        “那你觉得,如果你现在进去会怎么样呢?”大卫拍了拍旁边的石头意示罗曼坐下:“是会和他们一样进入妖怪的陷阱,还是你能够顺利的把他们救下?”



       “我…可是我们不能就这样干等啊!如果是因为害怕危险就这样看着的话,我办不到…而且,父亲,你不会担心吗?”为什么还能如此冷静。

 

      “神会庇护于他们的,话说,你要喝水吗?”大卫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拿出了一个水袋递给罗曼。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重要的是救人啊!救人!”罗曼接过水袋对着看着有些悠哉过头的大卫,他真的是不能理解!



        “那你更需要冷静下来了,魔术师。”大卫把他按坐在石头上,用手点了点他的眼睛道:“仔细看哦!能不能救他们就看你的了?”

        看我的?看我什么?一头雾水的罗曼转头看去,那幻术所形成的雾气已经发生了变化!有人以经从幻术中清醒过来了。

        他看到!!在被无数雾气包裹着的路!!太好了!!



       “桔梗………”戈薇被死魂虫束缚住,眼睁睁的看着桔梗拿走了他脖子上挂着的四魂之玉碎片,她拼命挣扎着想要夺回来,可是无数如何都无法挣脱。

        

       戈薇昏倒在地还好被摆脱幻境及时赶到的犬夜叉叫醒,等犬夜叉把他从涯底救出来时,桔梗正手持着四魂之玉碎片等着他们。

       “犬夜叉,你来了。”曾经高洁的巫女站在他面前 ,犬夜叉却开口质问她对戈薇做了什么?

       

         真是嘲讽。



       “小心点,一但碰到这些藤蔓就会产生幻觉。”一身本领总算找到用武之地的罗曼小心的带着大卫穿梭在充满危机的森林里,还时不时回头就像一个面对刚牙牙学步的孩子一样叮嘱他的看父亲。

      想了想还是不要打击罗曼的大卫毫无感情的回了他一句  “哦………”便跟着他一步一步朝森林深处走去。



      可是等他们两人慢慢向小孩子森林探险一样找到犬夜叉他们时,事情已经结束了。

       

       罗曼:………就这样就完事了?明明看起来很危险呢?原来父亲真的没有骗我。



       大卫:(⋌▀¯▀)



       “戈薇小姐好像还在为四魂之玉碎片被桔梗抢走的事情耿耿于怀?”刚吃豆腐被珊瑚打了一顿的弥勒越乖了,悄悄溜到队伍后面找大卫说悄悄话。

        “我不觉得哦,比起这个…”大卫推开弥勒因为说话离他太近的脸 :“我个人更认为是感情问题。”

        

        ??感情问题?弥勒仔细观察了一下走在最前面的犬夜叉和戈薇,有看了看笑的一脸老道的大卫毫不犹豫的点点头:“你说的有道理!”

        

       “话说回来,等到了下个镇上我带你见识一下怎么样。”弥勒一脸你懂我懂的开始和大卫说一些成人话题。

         “哦~”谈到这个突然有些兴趣的大卫颇有兴趣的望向弥勒“你确定吗?”他指指转过头来双眼冒火盯着他的珊瑚。

         额!…不行,不能怂啊!弥勒在心里给自己打气手抖了抖,刚刚被珊瑚暴击的腰部还发出了一阵一阵的痛楚。

        

       “那_当_然_了_”他咬紧牙根,对着大卫说“男人可是不能说不行的。”

      

       简直听不下去的珊瑚额头冒出一个凸凸的十字指挥云母叼起弥勒跑到上空,在他的脑子还没有被黄色充满前去天上凉快凉快吧!



       唉呀!真是辛苦呢,弥勒法师。



       大卫抬头看着被云母叼着后领的弥勒在天上晃来晃去,不禁感叹:“真是的,我也想找___”话音嘎然而止,一直被父亲抛在身后的罗曼散发出了十成十的怨念。

       

       哎!这是怎么了?

 

       这么想着,大卫也问出了口。好不容易和父亲之间有点进展结果却被无视了一个上午的罗曼沉下脸一字一句咬牙切齿的说:“我都_听_到_了_”

       

        “听到什么?”大卫拍拍他的头,“你在想什么呢?”

          我当然是在说你要和弥勒法师去干些不正常的事情!!罗曼在心里呐喊,可是一看见大卫他…他怂了,不!这不是怂,他只是给老父亲该有的尊重而已。



          “走累了吗?”



           “才没有!不要小看我啊!”糟糕,好累。太久没有那么剧烈运动的罗曼一被问到疲惫就突然一股涌了上来。

        



        


评论(10)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