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级保护废物,什么都不会,只会对大卫爸爸默默痴汉的资深吹,平平无奇日常狗没有脑子………全靠爱发电……纷纷扰扰多不好,平平淡淡才是真。

【fgo以色列父子】薛定谔的宠爱(?)

        “天生牙啊!那是一把一挥就能救下无数人姓名的刀。”夕阳西下的小湖边,老牛在湖里淌着水大家围坐在一旁听刀刀斋讲述有关天生牙和铁碎牙的故事。

      

       “能让死者复活?那的确是把非常神奇的刀。”怪不得父亲会说它纯洁呢,原来是这样啊!就单论能够拯救人的性命而言的却能称得上‘纯洁’两字,毕竟刀都是会沾血的,不沾血的刀当然是纯洁了。

       若是犬夜叉的那位哥哥成了英灵,宝具应该会是相当厉害,罗曼不由想到了在加班的梅林和二世。

       当然,要是能去迦勒底就更好了。

       “不对唉!那杀生丸为什么不用那把刀啊?”戈薇觉得能够救人的刀比能够杀人的刀更加厉害。

        “但是!”刀刀斋敲了敲脑门“持刀之人必须拥有一颗慈悲心。”

       

        “慈悲心?!”用刀还有这种要求吗?不过想想杀生丸那个样子也不像有慈悲心的妖。

     

       怪不得他从来都不用天生牙呢!别人打架一挥死一群,他打架一挥刀全活了,画面要不要太美。

         “原来是这样吗?”犬夜叉握紧腰间的铁碎牙“那种刀,就算给他那家伙宁愿倒立行走也绝对不会把刀拔出来的。”

         “那可是犬大将的遗愿啊!”刀刀斋拨弄着面前的火堆想起犬大将拿着牙齿来拜托他为两个儿子锻刀时的场景。

       

       “老头子死都死了,你还指望他听话吗?”犬夜叉对于杀生丸的高傲显然不屑一顾。

        就像杀生丸看不起同父异母的兄弟犬夜叉一样,犬夜叉也同样不喜欢杀生丸。

        兄弟啊!听到这个有些敏感的话题,罗曼想起了亚多尼雅突然心里产生了某种名为复杂的情绪让他不自觉的往后挪了挪不再掺与这个话题。

        父亲听到了吗…他满怀担忧的转头于是就看见比起听刀刀斋讲故事,对他吃草能飞的牛更感兴趣的大卫手里捧着一束青草逗弄刀刀斋的坐骑牛。

         “………”白担心了,爹你心真大,有时候罗曼甚至怀疑其实父亲你是有千里眼吧,无论什么时候都一股悠哉悠哉的样子,总觉得这个问题他要是问出口以大卫的德性绝对会回答他:“主会庇佑我的。”

        主会庇佑我的,耶和华我们的父,以色列的神,我应当称颂他,赞美他,他也必会厚待于我。

        

        厚待吗?父亲在天堂的确算得上是得主厚爱!以人类之灵与众大天使平等。

        “呜哇!你干什么啊!”原来是大卫趁他想事情的时候把一束青草递到他的面前,“我看你一直盯着,好像很想吃的样子。”

        

        罗曼拍开他的手“我是人!不是羊!怎么可能会吃青草!”真是够了。

        “可是有的时候人连青草都吃不起哦!”大卫见他有些恼怒也不烦,笑眯眯的把手里的青草丢给牛吃。

         “……总之别拿现在和以前比啦!现在的人才不会吃草呢!”

        “那真是好,不过你真不试试吗?总是吃烤肉也会腻吧?”随手拔起一把嫩草,大卫有些兴致勃勃的看着罗曼。

        “不要…”就算吃肉再腻也不会吃草的你放弃吧!

         “唉!这样嘛!本来还说带你去摘些果子的,即然这样…那么…”

         

        果子!和草莓一样酸酸甜甜的野果,不知道为什么和父亲一起去无论什么时候都能在各种地方出现的薛定谔的野果,罗曼的眼睛亮了。

        

       “去!”他拉住大卫的手兴冲冲的向戈薇打了个招呼就拉着大卫跑进了附近的森林里。

       “总觉得罗曼先生从某些方面看来完全不像个三十岁的大人。”反而像个有些童心未泯的孩子,当然,是在他弟弟大卫面前。啊啊!要是什么时候草太能和大卫对罗曼先生一样对她稍微温和点别毒舌就好了,同为一名姐姐的戈薇心里委屈咬手绢。

       “也许这就是兄弟之前的正常相处方式吧!”弥勒摊手对着犬夜叉挤眉弄眼,简直没差明晃晃的说出你看看人家。

       犬夜叉:“弥勒你这混蛋!!”

       戈薇: “犬夜叉!”

        珊瑚: “弥勒法师!”

       “年轻人就是好啊!”刀刀斋转动着火堆上的烤肉闻着香味感叹道。

       一旁的七宝附和的点点头,垂涎三尺的看着烤肉说: “好像可以吃了!”

       

        “烤得刚好!”刀刀斋这样说着举起了烤肉“让我先替你们尝一口吧。”说完,一口吞下了所有烤肉。

        “…………”还饿着的戈薇等人。

       “(⊙o⊙)哇!好多野果啊!”罗曼看着灌木丛中密密麻麻的野果开心不已,“总觉得每次和父亲来寻找食物都会出现好多野果。”

        “这种小事没有什么好奇怪的。”看着罗曼的样子等下估计又会没有什么装的大卫可不想奉献自己的衣服,他扯来几根细细的藤蔓垫上树叶给罗曼当篮子。

       唔,这样就有些像咕哒看的什么采蘑菇的小姑娘了吧,即使那些记忆对于大卫来说已经相当陌生了。

       夕阳染红的最后一片云彩消失,夜晚已经来临了,最后还是罗曼大卫带回来的野果解开了戈薇和珊瑚的燃眉之急,毕竟女性天天吃烤肉是非常不友好的。

        夜已经深了,寂静的到处都能听到细微虫鸣在这安静的夜里变得震震有声,大卫看着天空之上的明月不知道在想什么。

        “还不睡吗?”靠着树背总是睡不安生的罗曼揉了揉快要睁不开的眼睛小声问。

        “我不用睡也可以的。”大卫摸摸他的头把肩膀借给罗曼靠着轻声说:“睡吧…”

        “唔……晚安___”身为普通人没有咖啡实在顶不住了的罗曼沉沉的睡了过去。

       

      

       

评论(10)

热度(13)